迹尽

非常杂食

好强,学会了!

未知末道:

感动!!终于会了

红豆椰子奶茶味布丁⭕️:

码!!!!!

ut句号君:

马住!!!!!!!!

凌云壮志:

mark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教主生日快乐!!!末班车x
手上的花是罂粟!p2是花语我觉得超配的!!!

【瑞安传文】瑞安群2018跨年产粮活动文手组作品。

丢人的第二棒报道x

ZIAR。:

经过九位选手懵逼中透露着克制的挣扎(×)之后,本次传文活动圆满落下了帷幕!


让我们掌声欢迎参赛选手们登场!


——————————————


第一棒


作者:墨白 @墨白cup 


 


“快点,安迷修!金肯定等姐很久了!!”艾比嘟着嘴拉着安迷修匆匆忙忙地跑到咖啡厅门口,一边垫着脚四处张望一边嘀咕道“金阿金,我的白马王子阿你在哪里在哪里……”瞥到一靠窗桌旁耀眼的金发后,紧张地捋了捋自己的红发,拉着安迷修的袖口扭扭捏捏地走过去坐到金的对面,腼腆地伸手打招呼道“你好呀,我是艾比…”同时用胳膊肘推了推安迷修的腰,示意他赶紧走开。


安迷修摸了摸鼻子,无奈地走到金背后的那一桌坐下。闭眼叹了口气,一抬头才发现对面坐着人。他尴尬地道“嗨,格瑞……你怎么在这?”


说完后发现不对劲但又不知道怎么补救,只好转头看向窗外。


“今天天气很好阿……白云很,很白啊……呸,在下是陪艾比小姐来找金的,你,嘞?”


然而格瑞一句话都没说,这时候安迷修才意识到,对面是格瑞阿。


他为了缓解尴尬,他点了杯摩卡,指着目录微笑道“在下听说阁下很喜欢,呃牛奶?那不如就点杯拿铁吧?”见对方不吭声却点了点头,笑眯眯地对服务员说“这位美丽的小姐……”


然后格瑞就冷着脸目睹了安迷修勾搭服务员小姐姐,在付了钱后小姐姐却转身走人再也不过来的全部过程。


安迷修被格瑞盯着突然起鸡皮疙瘩,捧着自己摩卡一口一口地喝并有一句每一句地搭话“格瑞也是陪同吗?”“你和金的关系很好呢”“拿铁味道还不错吧”等等……反正就是绝口不提自己被美丽的小姐忽略的事情。


莫名其妙格瑞就很想提醒他一把,但是张了张嘴却不知怎么表达。于是只好喝了口拿铁,嗯,加了很多牛奶。


一直紧紧盯着格瑞脸的安迷修注意到格瑞张了嘴之后,意识到“格瑞仿佛要说些什么”。于是马上说“格瑞你想告诉在下什么就尽管讲,身为最后的骑士,在下一定会发扬谦恭这一高尚美德的!”


格瑞正想说什么,安迷修又尴尬地笑道“不好意思,在下接个电话。”结果拿出手机低头一看,艾比已挂断。


啥玩意咋回事艾比小姐不就是在在下背后嘛。然后安迷修注意到还有条短信“呆头骑士你可以走啦姐的白马王子约我吃晚饭耶!”


什么嘛,原来是赶我走。安迷修抽了抽嘴角,把手机塞回口袋。抬头看向格瑞,解释道“艾比小姐说,金说要和她吃晚饭了……在下要离开了,你……”喝下最后一口咖啡,安迷修看着格瑞紫色的眼眸说“打算……?”


 


——————————————


第二棒


作者:迹尽  @迹尽 


 


 


       格瑞不说话,只坐着不动。他定定凝视了安迷修整整三秒,似乎想从他脸上看出朵花。


 


       褐发杀马特年轻人的问话戛然而止,末尾的音节被强吞回肚子里。他只觉冰冷如老师扫视作弊被抓包的学生一样的视线上下游走,鸡皮疙瘩争先恐后的弹跳起来。而且,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总觉空荡荡的衬衫下哪哪都格外发凉。


 


      再次微笑,呆毛却警觉立起。虽说格瑞本身高冷话少,但谁又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怎么了,不喜欢咖啡吗?”他听见金和艾比的声音自门口远去,暗自输了口气,想着一会就能溜,不禁笑的自然了些。


 


      格瑞在没人看到的阴影里挑了下眉,点了下头又摇了摇头,终于打开金口:“我不清楚艾比什么和你一起来,不过既然是你引荐,多了一层人品保障,倒能放心金尽情去玩。”


 


      听闻认可安迷修不禁挺胸,刚准备站起的身体又落回椅子上。他安慰自己,格瑞这样沉迷备课的人怎么会猜到呢,一定是他想多了。再者,半途溜号一点都不礼貌,骑士怎么能先行离开?还是多聊一会儿吧。


 


       他压下做了坏事的不安,露出八颗牙:“谢谢你的认可,格瑞。我想我们或许能聊的更自然更生活些……至少不是在下单方发问,对吧?”


 


       对方这次接话很快:“安老师,画画也很厉害啊。”


 


      “谢谢…以前学过一点……你指的是先前在下画的海报吗?”安迷修突然改了先前的念头,不祥的预感让他想现在立刻转身就走。


 


      “不。”格瑞迅速的打断了他。他盯紧安迷修的表情动作——这是个不会说谎的人。虽然自以为还算镇定,但一举一动都充满不安与想溜。他直接一针见血“上一次论坛首页的那张图,是你画的吧?”


 


      安迷修沉默片刻,还想抢救一下:“在下只为学校宣传画了图。”


 


      “双剑直男?”


 


      安迷修长久的沉寂下去。


 


      “你以前不是叫做双剑骑士吗,为什么这两天就改名了。”格瑞肯定句,“你把我和雷狮画在一起还勾肩搭背……是故意的对吧。”


 


       安迷修低着头凝望手机屏幕,无比希望艾比小姐再打个电话来将他唤走。是的,他听从隔壁班凯莉老师的提议把他们画的gay里gay气……不,只是有点小暧昧。再改名则是他自作聪明的拒绝。


 


       “把直男两字输进网名…真是太蠢了。”


 


       安迷修:“……”


 


       “你知道这几天学生看我和雷狮的眼神多么的……”格瑞欲言又止,清冷的声音都跌宕起伏的颤抖起来。他喜欢的是安迷修,为什么要和雷狮配对!


 


       除了上课,安迷修从未听过格瑞连续讲这么多话,他意识到了对方情绪的变化,有些对不住的道了声歉。“我会删掉的,为了补偿,在下欠你一个人情…如果什么时候需要,我肯定帮助你。”


 


安迷修:不安


 


格瑞:你还不直


 


————————————


第三棒


作者:葵籽    @梓泽丘墟(葵籽) 


 


  目测对面的安迷修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格瑞有些无言以对。虽然直接逼得对方这样的自己也有不对,但他就是很不爽,喜欢的人把自己和别人画得像情侣一样他无法接受。


  “我并不是想要你的道歉,”克制住几度想揉自己眉心的手,格瑞平息下心情,“安迷修,安老师,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


  些许怔愣,压下心中想逃跑的冲动,安迷修还是还是尽可能维持平时的笑容,“抱...抱歉,请问你指什么?”对于格瑞这尊佛,安迷修真的很无奈啊!惹不起又躲不起的境地让他无比希望现在可爱的艾比小姐能稍微想起他一下,打一个电话把他救出这尴尬的境地。


 


  抿口牛奶咖啡,格瑞借着微低头,还是皱起了眉,这双剑直男不愧是双剑直男,


直得想直接一把折了。


  “安迷修,......”


  “诶?”


 


  安迷修感觉自己听到了这一生最大的玩笑,好不容易维持的笑脸裂开一条缝,“格...格瑞...你开玩笑的吧...?”


  “我像是会开玩笑的人吗。”是肯定句,语毕喝完杯里的咖啡,格瑞起身对着不远和艾比有说有笑的金叫到:“金,该走了,秋姐叫我们回去了。”


  “好的!那下次再聊咯艾比。”金发的人起身,笑着对眼前的少女绽开笑容道别,跟上发小后便开始话篓一样开始自说自话和艾比聊到的东西,以及一些从艾比那儿了解到的小八卦,说完一个部分又扯着发小询问感想,也不介意对方略显敷衍的回答。


  “呆头骑士,该走了!”艾比好奇地看着从两人走后就一直“目不斜视”盯着他们离开方向的安迷修,“怎么了?噫?!你脸那么红干嘛?”


  褐色头发的人愣愣地扭过头,右手颤抖地端着盛着咖啡的杯子,“啊...是艾比..小姐啊......”


  “笨蛋骑士你怎么了?哇!咖啡洒出来了啊笨蛋!!!”


  慌慌乱乱间,安迷修觉得自己才是变得奇怪的那个人。或许上次教师小聚的那个吻,不是他的梦。


  那个轻如蝶翼却撩拨人心的吻。


  


  


  “格瑞怎么了?感觉挺开心?”另一边,金好奇地看着发小莫名感觉到些许愉悦的心情变化,和来时的毫无波动相差甚大,和平时的格瑞也是有所差别。


  “没什么,只是看见了很好的风景。”


难得没有推开聒噪的人,认真回答了对方的问题。


  “诶~什么样的!有海边晚霞美吗?!”


  “有...比那更美。”


  


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对策对安迷修直接坦白了心意,能不收到来自对方怪异的眼神已实数幸运,没想到却是被表白的一方从脖颈红到整个头,令人意外的收获。


  不得不说,很有趣,想看见更多,更多因自己而慌乱的安迷修。


  


————————————————


第四/五棒


作者:瞵  @瞵伸出了罪恶的手 


 


 


安迷修礼貌地敲响办公室的门,在得到回应之后打开了门。


 


空调的冷气扑面而来。安迷修抿起嘴,视线与抬头的格瑞对上。格瑞看见他,显得并不惊讶。


 


“格瑞老师,我想对你说几句话。”


 


安迷修带上门,走到格瑞的办公桌前。空调的风向正对着办公桌,虽然是夏天,但室内的温度让人不敢恭维。安迷修因此皱起了眉头。


 


格瑞放下手中的红笔,将正在改的卷子挪到一边,留出一片空白。他直视着安迷修,紫色的眼中透露着平静。


 


“坐吧。”


 


安迷修拉开另一把椅子坐下。他将握住的双手放到桌面上,脸上有掩饰不住的紧张。


 


“你知道我今天来是要说什么事。”


 


格瑞微微挺直身子,气氛有缓解不了的严肃。


 


“如你所想,是有关前几天咖啡厅里……你对我说的话。”


 


安迷修咬了咬下唇,声音很小,但格瑞刚好能够听见。


 


“你的回答是什么?”


 


格瑞如此问道。他相信自己的意思已经表达地够清楚,现在只缺一个回应。


 


“我今天是来道歉的。”


 


安迷修的脸颊有些红,他一向不擅长应对这种事。他打量了格瑞的表情,发现对方并没有明显的情绪,于是继续说话。


 


“我其实有想过很多。我知道你的意思,也明白这件事的性质,虽然很不想这样做,但我还是选择拒绝你的好意。”


 


格瑞垂下眼眸。他原以为安迷修不会拒绝,在咖啡厅时那人可是红透了脸。他想,果然对于这样的男人之间的感情,安迷修还是抗拒的吧。


 


看着格瑞突然暗下去的眼睛,安迷修忍住紧张的心情,开口说道。


 


“我并不是不认可同性恋,而是因为我们都是教师,学生的父母不会有这种想法。我对这件事情感到抱歉。”


 


用有些混乱的语言表达出所想的话后,安迷修松了口气。格瑞看着他,并没有什么表情。


 


安迷修低下头。格瑞办公室的冷气开得很足,让他感受到一股寒冷。那感觉顺着他的脊柱渗透到心里,安迷修因此打了个寒战。


 


格瑞依旧没有说话,他拿起一旁的空调遥控板,调高了几度。


 


“你刚刚说你不是不认可同性恋。”


 


格瑞站起身,俯视着安迷修,如是说道。安迷修注意到,他的嘴角有些上扬。


 


“那就说明我还有机会。”


 


格瑞不等安迷修回答,握住他放在桌上的冰冷的双手,俯下身,双唇靠近他的耳边。


 


“我不会放弃的,安老师。”


 


说罢,是一个和上次一样的轻吻。


 


——————————————————


第六棒


作者:火绒翼  @lithromantic翼 


 


阳光透过缝隙洒落进房间,世界仿佛定格在了这一刻。


 


鼻间萦绕的,是格瑞清冷的味道,安迷修不禁睁大了双眼,透亮的绿眸茫然的看向前方,直到那人起身才回过神来。


 


安迷修蓦的跳起,抽回双手光速后退,心跳咚咚的巨响让他失去了对周围环境的听觉,他惊讶的看着格瑞,脑子里回荡着格瑞低沉磁性的嗓音,欲言又止,本就染着红晕的脸颊彻底红透,欲言再止,最后竟是忍不住,夺门而出落荒而逃。


 


室外的热浪迎面扑来,安迷修觉得自快要热化了。


 


格瑞看着空荡荡的办公室,垂眸抿唇,不知在想些什么,抬手轻触唇角,那里还残留着安迷修的味道。


 


安迷修浑浑噩噩的站在讲台上,这一节是他的课。


粉笔灰扬起在空气中,他停下板书,转身为学生们讲课。视线从教室后的一盆芦荟上扫过,不知道是谁带来的,断了一片叶子耷拉在花盆边缘,那个模样,活脱脱的像个格瑞。


 


“安老师,像格瑞??”


台下传来学生的提问


安迷修突然惊觉,自己竟然不自觉的说出了正在想的事。


他有些懊恼的攥紧了握着讲稿的手,脸上依旧保持着往常的笑容,“呃......什么格瑞?”


“可是......安老师你刚刚明明说......”


“咳......我,我刚刚打了一个嗝,不要在意不要在意。”


安迷修说完就后悔了,为了掩饰慌张他重新转回了身,看向黑板,这一转身可不得了,安迷修惊讶的发现自己的板书中出现了好几次格瑞,他慌忙伸手把它擦掉,却发现黑板上出现的[格瑞]越来越多,这下安迷修彻底慌了,手忙脚乱的抹去黑板上[格瑞]的字样,却只换来越来越多的[格瑞]爬满了黑板,手中的讲稿散落一地,清一色的全是[格瑞]的字样。


安迷修惊恐的回头去看学生们的反应,然后他就吓醒了。


 


梦里他转头,看见坐了满满一教室的格瑞,身边不知何时还站了一个格瑞,在他耳旁对他说“我不会放弃的,安老师。”


 


 


安迷修觉得自己大概是魔障了。


 


对于那天的落荒而逃,安迷修觉得自己欠着格瑞一个回答,而且那逃避的姿态,真是,一点也不骑士道!安迷修觉得自己还是应该找一个美丽可爱的小姐来相伴一生才对嘛!美丽可爱的小姐才是自己一直以来坚信的王道啊!!格瑞......虽然自己似乎并不排斥格瑞.....格瑞的温柔,咖啡厅......还有......吻......不行不行!!!


 


安迷修甩了甩脑袋,决定不再继续这段荒谬的想法,今天也要努力的为同学们做个好榜样才行啊!


 


——————————————————————


第七棒


作者:妄栗   @温温温温温温温温尚明 


 


下午五点,清脆的银铃声按时响起,如梦醒一般,宣布着这漫长一天暂时落下帷幕。


 


通向校门口那条林荫小道,脱离了灼灼烈日,燥热之意终是褪去了几分,只余下夏日徬晚慵懒闲适的调调。


安迷修跟随人群向校门口走去。


 


“安老师好!”


转过头,是自己班两个女孩子在朝他挥手。


 


于是他像往常一样抿起嘴角,突然又想起了今天上课时不自然的一幕。


“对了……”安迷修挠了挠头发,尽量用随意闲聊的语调问道,“今天上课感觉还好吧?”


 


两个学生似乎雀跃讨论了起来,但他已经没有在听了。恍惚之间好像是几个肯定的字眼飘过耳朵,他微笑着道谢,思绪却已飘向了那节课堂,还有……


 


 


 


“所以说,”坐在对面的凯莉叼着一根棒棒糖,蓝溜溜的眼睛眨了眨,带着几分戏谑看向他,“你被一个小鬼头给亲了?”


 


安迷修沉默,他感觉刚咽下去炸鸡不争地在喉咙噎着了。直面这样的现实对他来说还有些窘迫,但已经比早晨坦荡了许多。他低头猛吸了一口可乐:“……是。”


 


但接下来猝不及防的问题,使他后悔喝下了那一口可乐——“那这个问题就简单了,你喜欢那个小鬼头吗?”


“噗——”


“看来纯情得和那群小鬼一样。”


 


为什么自己要来找这家伙,安迷修伸手去拿纸巾时暗地叹息,明明知道不会有什么帮助。


对面的人似乎听到他的心声,怂了怂肩,勾出一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笑,还刻意拖长了语音:“我现在是在帮你啊——”


 


“我刚开始还真不敢相信,格瑞那孩子竟然也会有喜欢的人,”见安迷修不接话,凯莉干脆自顾自讲了起来,“平时对周围同学都挺冷冰冰的,下课的时候也是自己一个人呆得时间比较多。”


 


好像是这样,安迷修回忆起格瑞的情况,印象里他确实是经常一个人安安静静地看书,和别人极少的交谈也很简洁……


 


“好像是单亲家庭吧,”凯莉叹了一口气,紧接着话锋一转,“所以你到底喜不喜欢他?”


 


“我是他老师……”安迷修淡淡地说,这才是重点吧,他暗自腹诽,其他的话淹没到了面前的可乐里。


冰块已经化的干净,掺在可乐里一股变质味道。咽下去只觉喉咙里更干了,他于是松了松领带,起身打算去接一杯水来。


却发现——


 


“安老师好。”面前的少年端着餐盘,几乎是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哦对了,学校的食堂是教师学生混合的。


“哟,格瑞。”凯莉起身,“刚好我要走了,你坐这里吗?”


 


————————————


第八棒


作者:ZIAR。


 


尴尬,这是安迷修此时此刻的完美写照。


他在几天前刚被坐在对面的这个小他几岁的学生告白。


而他用一个听起来很有道理的理由拒绝了。


他知道那不是真正的理由,他只是过不去自己心里的那道坎。


他爱上了自己一手带出来的学生。


却不敢去接受这份感情。


 


“实习老师的工作到明天就结束了,明天晚上我就会离开这里,去法国任职,安老师。”


“啊,好,哎?”


安迷修努力调动起自己连日来几近过载的大脑,仔细的分析着格瑞这句话。


他要走了?


“你要走了吗?!”


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站起身隔着桌子抓住了格瑞的手。


他似乎搞出了很大的动静,周围的人都在往他们这边看。


他只得窘迫的坐下,把手收回来,但很快他便发现他做不到,因为格瑞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


“我不想给你造成困扰,所以我会离开。”


“如果你......”


“算了,保重,安老师。”


他楞楞的坐在那,看着格瑞收拾好碗筷,跟他道别,最后离开食堂。


这个人,这个自己喜欢的人,就要离开自己了。


是因为自己拒绝了他的告白吗?


可他不是对自己说过不会放弃的吗?


如果他走了,还会回来吗?


 


安迷修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宿舍的,他现在脑子里面一团乱甚至无法思考除了格瑞要走了之外的任何事。


他回想起格瑞跟他告白的那一天。


他对他说“安老师,我喜欢你。”


少年的眼神无比真挚而且势在必得。


他想起那天在办公室,格瑞轻轻的吻了他。


在他耳边说“我不会放弃的。”


“那为什么,要离开?


”安迷修把脸埋进膝盖无法控制的颤抖着,在地板上缩成了一个球。


吓到了刚刚下课回来准备休息的室友银爵。


“你应该找他谈谈。”


在听完安迷修断断续续的陈述后,银爵给出了他的建议。


“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


“就说你想说的。”


银爵把安迷修连拉带拽的放回了他的床上。


想了想,秉着室友的情分拍了拍安迷修的肩膀。


“你还有时间,还来得及。”


说完还好心的替安迷修关上了灯。


 


安迷修彻夜未睡,一直到学校开始播放晨起的音乐都呆坐在床上,连围巾都没有摘。


银爵在第六次路过后对着安迷修那带着浓重黑眼圈的脸色实在看不下去,提溜着他的领子把他拽了起来。


“你应该跟他好好谈谈。”


然后把他扔出了宿舍。


安迷修一个站不稳正好撞上了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金。


“哇啊!安哥!安哥你听我说!我听凯丽说格瑞今天晚上就要走了!八点的飞机!他竟然都没跟我说一声!太气人啦!我们一起去找他好不好?”


 


————————————————


第九棒


作者:阿常   @曲速ep 


 


 


“今晚……”安迷修怔在原地,一幅幅相处的画面飞快的从眼前略过,余下的是越来越清楚的格瑞的脸,那副在自己眼里稚嫩却充满坚定的脸庞,那句扰乱自己心神的喜欢,那个轻柔的充满了爱意的吻,如同一双有力的双手,推着他去寻找那个人。


连忙抓住金的肩膀摇晃着:“快!带我去找他!”金被摇得头晕目眩的,觉得头顶上都是一闪一闪小星星……好不容易稳住安迷修,让他停下了:“安哥冷静点,咱们这就去找他。”


看到安迷修故作镇定的神情,金叹了口气,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却突然惊呼了一声:“糟啦!七点了,格瑞恐怕已经到机场了!快快快!”金一把拉着安迷修冲出了学校,直奔校门口早已停着的出租车,“机场!快!司机我们有很重要的事情!”


安迷修被推进车内还有点愣,闻言连忙反应过来,“对对对,师傅你开快点!”


“放心,我可不是个普通的司机。”出租车师傅一声应好,慢悠悠的打开了他的车载音响,伴着八十年代的老歌,使出了他的秋名山车技,在众多车辆中穿梭自如,这边超了辆法拉利,那边把五菱荣光远远抛在后面,司机硬是把出租车开出了火箭般的速度!


 


要是平时,安迷修一定得嚷嚷两句注意安全遵守交通规则,但此时此刻他的心神全在那位即将远去的人身上。他看着车窗外飞快驶向身后的风景,心情诡异的慢慢平静下来。


[我就算去到了机场,那又能说什么?明明是自己拒绝了他……祝他法国任职愉快?有段新生活?]


安迷修垂头,看着自己摊在膝盖上的手,沉默不语。


突然一个急刹车,把安迷修从思想中强硬的扯出来,他一下子大力的撞到了前座的车背,额头被撞得一片红。抬头,茫然的看着附近满满排着的车,停滞不前,怨声四起。


“哎呀!居然碰上塞车了!”司机一把拍向方向盘,再好的车技在塞车面前都是小渣渣。“这都快到了…唉……”司机一脸唏嘘的从身上掏出一根烟,吞烟吐雾,一脸忧郁的45°望天。


 


那我……是不是见不到他了?


 


安迷修的手不禁微微颤了下,一想到这个情况,整个人如坠冰窟,愣在了原地。


“不可以……不可以……我不允许……”他感觉有什么梗在喉咙,一股恶心泛了上头。


这旁的金不经意看了一眼,顿时被安迷修此时的表情吓到,连忙握住安迷修的手臂,却被那股寒冷再次惊到。


“安……安哥你怎么了,你应一应我啊……”


安迷修没有出声,目光呆滞的望向窗外。忽然一辆自行车驶过车窗,安迷修仿佛受到了什么惊吓般突然坐直了身子,一把拉开车门,还没等金反应过来,他已经冲出去追上了那辆在车隙中自由穿梭的自行车。


“等等!那位先生!自行车能借我用一下吗!”不等对方反应过来,就把自己的钱包整个硬塞到了那人手中,一把拉过自行车向前驶去,把对方的呼声远远抛在身后。


 


金在片刻后才追了上来,只看到安迷修的身影,带着一股坚定。金不是看不出去,反倒是看得更清,就更懂,安迷修跟格瑞两人,和安迷修掩盖的真实的感情。


他大声喊着“安哥!B6登机口!”希望他们能终成眷属吧。


金与自行车的主人好好商量,终于让对方平静下来,拿回了安迷修的钱包并承诺自行车完璧归赵。掂了掂手中有点重量的钱包,叹了口气,安哥太着急了。金随意的将钱包抛了下,一张轻飘飘的纸片却因为金的动作落了下来,金疑惑的凑过头,不想却看到了格瑞那种熟悉的面瘫脸,但由于今天似乎惊吓过度,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了。捡起来后塞回钱包里,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


“嘛……天眷有情人。”


 


这边的安迷修呢,使出了平生罕见的力气,猛蹬着自行车,眼中只看得到前方。而旁边停着的汽车司机们,或者他们的乘客们,只见得一阵风飘过,留下安迷修潇洒的背影,张大了嘴愣在原地,这年轻人,自行车比赛冠军妥妥的。


安迷修一路冲到机场门口,一把把自行车摔在门口,没等自行车落地人便急冲冲的闯进去。


六号登机口……B区六号,六号在哪里……在那!


也许是老天有心,安迷修一眼就看到六号登机口的指示牌,慌慌忙忙的跑过去,只见登机口已经开始排队检票登机了。安迷修看到了距离检票只有两三个人的格瑞,熟悉的侧脸让他眼眶微润。


“格瑞——!”他这样喊着。


格瑞闻声转过头来,看到了气喘吁吁的安迷修,与他额头上那片醒目的红紫,握紧垂在手侧的手,站在原地,看着这个自己所爱之人。


安迷修突然有点不知所措。他慌慌张张的整理了一下自己,对上格瑞平静的双眼,心里一阵抽痛。


有什么好说的……说点什么……快出声……


“啊那个……法国……”安迷修咬了下唇,看着离检票越来越近的格瑞,终于是把心沉了下来。


没有了,是自己拒绝了,拒绝接受这份爱意,如今又跑过来说喜欢吗?怎么可能。安迷修不过是一个平凡的人,何德何能让他再次驻足回首?说不定他去到法国后,会认识一个更好的,喜欢他的人,然后会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也许还有机会当他的伴郎?


“法国……愉快。”安迷修低头,自嘲的笑了一声,颤抖的声线暴露了他的故作镇定,他不敢看格瑞的脸,怕忍不住。


视线模糊了,有什么从眼眶中溢出,划过脸颊,如同心般坠落于地。不过也不重要了。


安迷修踉跄的退后了两步,不想前脚绊后脚,身体瞬间悬空片刻。


最后的离别时刻都要在他面前出次丑吗,也罢,都不重要……


突然被一片阴影笼罩,格瑞的脸就这样霸占了自己的视线。还不等反应过来,一只有力的手便扯住自己的腰身,阻止了将要摔倒的身体,将其拉进一个宽厚的,如此温暖到令人哭泣的怀抱中,眼眶的泪终究是如同断线了的珠般争着涌出,湿润了那人的胸膛。


“笨蛋。”格瑞的声音从耳边响起。


接着,他感觉到腰间的手在一阵用力后放缓,准备松开时,双手猛地搂住那人,扑在那人结实的胸膛中。


一只手抚上了他的头,有一下没一下的揉着。


“好了,我要登机了。放开吧安迷修,你的祝福我收到了。”


去他娘的伴郎,法国什么的见鬼去吧。


“不行。”


“嗯?”格瑞看着怀里低着头看不见脸的安迷修,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不要去。”


格瑞感觉到安迷修用力的拉着他衣服的手,嘴角不自觉的勾了下,声音却依旧平淡冷静。


“我要登机了,安迷修。乖,放开。”


“……喜欢。”


“嗯?”


“我喜欢你。不许走……我不允许。”


“抬头。”


安迷修懵了下,下意识抬头,露出那张哭得鼻子通红,满脸委屈的脸。


真是的。格瑞不察觉的叹了口气,捧住那张喜欢的人的脸。


安迷修瞪大了眼睛。他很清晰的感受到格瑞是如何的吸吮着自己的下唇,伸出舌头,顶开不设防的牙关,狠狠的搅拌着他的口腔,强拉着自己与之共舞,像猛兽在标记着领地般,使自己渐渐沾染上他的气息。


安迷修在稍微愣神后,将自己的舌头献祭般奉上,直到肺中的氧气一点点消耗殆尽,喘息不止,抓紧他的衣服不分开。


一吻过后,格瑞看着怀里人潮红的脸,重新把人拥入怀中,紧紧地抱着。


“还走吗……?”安迷修还没在那激烈的吻中缓过来。


“不走了。有你我还走什么。”


两人就这样相拥了许久,直到航班彻底起飞后也没有放开的意思。


但安迷修觉得这样很好。


因为是他。


是格瑞。


他所爱之人,将为之至死不渝之人。


 


格瑞重新回到了学校,继续担任着老师的工作,并由实习转正。


而安迷修,则是告别了多年的好舍友银爵,和格瑞一起在学校附近找了个房子。


 


天眷有情人,终成眷属,终生不离。


 


 


 


 ————————


END


能跟大家一起产粮真的超开心!


感谢各位老师的辛勤付出!


我们明年再见。



照片写生——Loki,给同学的生贺